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網站首頁 > 美食 > 正文

聊聊門頭的故事

2018-12-15 11:36:07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門頭,顧名思義,就是店家在門口設置的牌匾,是餐飲店的第一道“臉面”。門頭是招牌、是形象、是符號。好的門頭,可以吸引顧客,可以直觀的表達許多內容。

小小門頭,也是門學問

餐飲店的門頭,千姿百態,各種形式都有,貌似各不相同。但是歸納起來,也無非兩個方面:一是門頭的文字,就是店名;二是制作的樣式。在餐飲業高度市場化的今天,創新是一種才能,但更多的,是依據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依葫蘆畫瓢。

學人過招,一招一式都很有講究。就像兩個提線的木偶,在后面提線頭的,都是餐飲人景仰的大師。有一段時間,小器和一些老前輩聊天,聊著聊著,就會提起某家餐飲店,可能是因為關系好,也可能是因為師出旁門,“他那個店要是按我說的設計,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雖然這種不夠慎重的話,傳過去肯定會讓對方不舒服,但畢竟更多的還是出于關心、出于熱愛。說明對門頭,大家還是覺得有討論的價值在里面。

門頭是一個店最直觀的表達,經營內容、經營特色在這里,產生最初的觀感和印象。舍得花錢,做的漂亮、美觀、吸引人,是表現的一方面。生存在鬧市的店,是必不可少的。而對于有了年代的一些老店,門頭的靚麗與否,反而沒那么重要。因為在消費者心中,已經定位,將門頭根植于心了。

跟風門頭,不一定合適

現在餐飲對精準性的要求越來越高,消費者需要特色,需要觸及某點的刺激,需要讓帶來的朋友感同身受。一個能找準賣點的店,從門頭開始,就給人以激情和想象。這是特色餐飲的時代,富含文化和韻味必將大行其道,門頭光鮮靚麗的店沒有理由高高在上。“泰山非大,秋毫非小”,萬物并育,才能鑄就繁華。

小器想起了莎翁話劇《李爾王》里的一段臺詞,只是記不起是哪個角色說的了:

這年頭傻瓜供過于求,

因為聰明人也要裝作糊涂,

頂著個沒有思想的腦殼,

跟著人畫瓢照著葫蘆。

過去兩年,對于自貢人來說,稍微有點新鮮感的店,一陣風似的跟隨,如出一轍的門頭設計,唯一不同的是區域位置,在大張旗鼓的裝修后,在熱烈的營業狂歡后,迅速的走向凋敝,然后等待下一個主人。

 

這種現象是有普遍性的,這種店和傳統的連鎖店、加盟店又有區別,因為是跟風而起的,除了粘貼復制外,并沒有更多的東西附著在上面,缺乏文化和內容。“滿城盡帶黃金甲”,從最開始的門頭起,就失去了走進去的興趣,怎么能長久。所以說,只是別人的裝扮,原封不動的放到自己身上,還真不合適。

由餐飲店的門頭說開去,由小轉大,由單轉多,是這個行業變化發展中,身居其中的餐飲人最希望看到的一種結果。如果只是單純數量上的增多,或者借助某些名人效應掛出來的店,雖然門頭上的文章做的很足,但并不會留下太多的實際意義,日積月累,自然就現了原形。

 

前段時間,小器看到新聞里說,許多明星大腕也投資餐飲,從開始的風光無限,到最后一地雞毛,慘淡收場。這種非理性,缺內容的店,在消費掉明星光環后,慢慢就回歸了理性。只是想靠門頭作為噓頭來掙一筆,是太低估市場了。一些餐飲人如實說,“現在的消費者可不是吃素的,大家出來吃飯,哪個沒有幾把刷子”。

門頭里面的東西

“賣副食的跑去做成衣,是對這個行業的不尊重,只能自己受傷”。不能過分迷信網紅的引流能力,只有靠譜的內容才能長久留住顧客,成為真正的網紅店。網紅餐廳在熱度帶來流量的同時,也帶來過高期待,這是雙刃劍。做餐飲,還得腳踏實地,物美價廉。

寫到這里,小器忍不住要贊揚一下我們的美食。自貢味道真的是非常優秀呀!在吃過東西南北的許多味道后,才發現沒有什么地方的味道比的上自貢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地處內陸,我們自己才有機會濃縮和積攢自己的美食能力?是不是正因為鹽堿地的原因,才讓味道進入最佳的品嘗狀態?自貢牛尾河,盛產生豬,在寒冬的冬季,煙熏后的牛尾河豬肉切成薄片,和著蒜薹一起急火下鍋,隨意的翻炒兩下。那香味,真的是人間美味,吃了就知道了。

和其他行業一樣,自貢餐飲也需要創新,需要進步,需要宣傳,但最重要的還是門頭里面的東西,能不能接受“檢驗” ,最后拼的都是舌尖上的功夫,高端大氣也要接地氣。

這或許是餐飲人的宿命,他們的表達與收獲,需要等待時間的沉淀與發酵。有的行業只要一兩天,而餐飲業卻要七八年。這些靠歲月鑄就的功夫,可不是單純的門頭就可以訴說清楚的。歸納起來,門頭有自己的風格特色,味道也不錯,還耐的住寂寞,就算是成功了。(小器)

贵港| 新余| 任丘| 汕尾| 阿拉尔| 青海西宁| 包头| 临沧| 新疆乌鲁木齐| 揭阳| 吉林| 宁德| 永康| 沧州| 阿里| 阳江| 铜陵| 雅安| 临沂| 如东| 景德镇| 渭南| 迁安市| 乌兰察布| 安岳| 曹县| 大同| 宝应县| 沛县| 曹县| 临夏| 白银| 改则| 偃师| 图木舒克| 安徽合肥| 清徐| 六盘水| 忻州| 宿州| 湖州| 如皋| 三门峡| 喀什| 牡丹江| 邹平| 宿州| 阳春| 燕郊| 上饶| 辽源| 武威| 龙岩| 大庆| 湘西| 汉中| 丹东| 普洱| 昌吉| 广元| 广饶| 东方| 大连| 定安| 澳门澳门| 铜仁| 台北| 吴忠| 丹阳| 吐鲁番| 承德| 丹阳| 延安| 醴陵| 商丘| 顺德| 赤峰| 曲靖| 广州| 泉州| 醴陵| 赣州| 长兴| 姜堰| 定州| 三亚| 永州| 兴化| 常德| 儋州| 禹州| 黑河| 池州| 大庆| 淮南| 晋城| 如东| 漯河| 垦利| 桐乡| 台中| 湖州| 南通| 张家界| 固原| 六盘水| 鹰潭| 渭南| 内蒙古呼和浩特| 基隆| 武安| 瑞安| 莒县| 吐鲁番| 济源| 宜春| 漳州| 大同| 周口| 三明| 惠东| 临海| 巴中| 嘉峪关| 南京| 伊犁| 永州| 茂名| 朔州| 岳阳| 泰州| 楚雄| 龙口| 象山| 海北| 广汉| 九江| 滕州| 义乌| 中卫| 扬中| 金坛| 昆山| 香港香港| 天门| 吉安| 濮阳| 新泰| 黔西南| 临海| 如皋| 宜昌| 楚雄| 肇庆| 毕节| 莱芜| 石狮| 海东| 乐平| 保定| 枣阳| 济宁| 三亚| 张家界| 滨州| 邵阳| 临沧| 吕梁| 晋中| 怀化| 屯昌| 昭通| 达州| 盐城| 琼海| 衡水| 乐平| 绵阳| 醴陵| 果洛| 馆陶| 克拉玛依| 包头| 东台| 长兴| 无锡| 大庆| 曹县| 绍兴| 商洛| 阿勒泰| 昌都| 天水| 德阳| 衢州| 漳州| 运城| 汉川| 泰兴| 宁夏银川| 汕尾| 甘肃兰州| 衡阳| 惠州| 项城| 韶关| 陇南| 垦利| 馆陶| 天长| 锦州| 攀枝花| 临猗| 山西太原| 章丘| 佳木斯| 公主岭| 大连| 赣州| 湖南长沙| 长垣| 洛阳| 巴中| 海拉尔| 达州| 衡水| 汝州| 宜昌| 厦门| 定州| 琼海| 四川成都| 霍邱| 克孜勒苏| 张掖| 青海西宁| 贺州| 兴安盟| 淮南| 昌吉| 泰安| 启东| 临沂| 九江| 山东青岛| 许昌| 六安| 昌吉| 邹城| 汝州| 齐齐哈尔| 库尔勒| 迪庆| 漯河| 湖南长沙| 咸阳| 任丘| 琼海| 海南海口| 嘉兴| 朔州| 汉中| 淮安| 泉州| 晋江| 怒江| 诸城| 许昌| 邹城| 澄迈| 来宾| 灵宝| 肥城| 通辽| 公主岭| 涿州| 岳阳| 博尔塔拉| 贺州| 湘西| 余姚| 滨州| 忻州| 改则| 乌兰察布| 崇左| 平潭| 邹平| 陕西西安| 巴彦淖尔市| 阜新| 玉溪| 新泰| 河源| 许昌| 通辽| 天水| 巢湖| 驻马店| 阿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