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同興路B面——一位派出所副所長霓虹燈下的“夜生活”

2016-02-05 20:59:38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查看原圖

自貢網訊(記者 張才 攝影 周航宇)擁有全市餐廳最為密集、競爭最為激烈的美食一條街和數量最多的夜宵攤,擁有全市密度最大、最為集中的KTV“群落”再加上毗鄰燈會現場,同興路片區如同一塊巨大磁鐵吸引著八方來客——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它的“一天”便真正開始了。

盡管一條百余米長的窄巷將五星街派出所隔離至喧囂之外,但對于輪值民警來說同樣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據統計,2015年全年該所接處警達3678起,四區兩縣中超過貢井和沿灘和大安區公安分局基本持平,堪稱“鹽都第一所”。

這就是同興路B面。

萬家燈火背后的堅守

2月4日,星期四,距離除夕夜還有三天。

晚上9點,出租車司機老劉為了避免“被堵”,過了十字口大橋沒有選擇直行,而是繞道濱江路——但很快便深陷車流當中動彈不得。“同興路——來了就讓你走不脫哦!”出租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老劉也一直反反復復半哼半唱。終于達到同心路轉盤,他借用某著名城市宣傳片中一句話作為總結性發言:“這是一座你來了就走不脫的城市。”

如果說道路是這座城市的一條條血管,同興路片區(尤其是觀燈期間)無疑是心臟,只是相比之下,老城區街道顯得有些狹窄,難免“梗塞”。

此時此刻,一路民警剛剛抵達新瑪特查看街邊店鋪監控,為到底是“巡查城管碰倒88歲老太太,還是老太太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城管”尋找證據,據悉老人送院后證實盆骨骨折;另一路民警則被困在趕往東方廣場的途中,丟失了錢包和手機的市民一直打電話催,車上一位民警決定下車跑步前進——進入高速運轉的五星街派出所當天值班領導是分管治安的副所長李航。

李航從警11年,就沒挪過窩。

一本并不枯燥的“流水賬”

上午9點30分,醫患糾紛——一名寶寶輸液部位腫了一個包,雙方發生爭執之后家長稱“保安打人”。在查看監控以及詢問在場人員之后,民警判斷當時保安應該是勸當事人到醫院辦公室解決問題,是“拉”不是打,于是進行了調解處理。

上午10點20分,珍珠寺社區發生一起入室盜竊。

上午11點,群眾報警稱東方廣場一名中年男子帶著兩名小孩沿街乞討,擔心是拐賣的——經民警核實中年男子來自云南,兩個小孩均為親生,并詢問對方是否需要幫助,可為其聯系救助站。

忙完這些,時間已經到了下午1點半,李航方才吃上午飯。據悉,派出所一共36位民警,但吃飯從來沒湊齊過一桌,吃飯要“抽空”,誰先忙完誰先吃。

“午覺沒睡成。”李航說報警電話一個接一個,單單處理20多個民工討薪就用時超過4小時:“老板跑了,我只有建議他們報警,公安機關立案后才有權追查當事人。”

“一會兒搬凳子,一會兒挪桌子——”下午5點,浙江商城一位70多歲老太太嫌樓上動靜太大,影響其休息,上樓理論。對方(一位60多歲老人)也不示弱:”房子空了大半年沒住人,剛剛回來準備過個年都不得清凈!”分別對雙方進行勸說后,李航打電話通知了老人子女:“有問題最好雙方年輕人出現協商,老年人有個高血壓什么的一旦爭吵起來我擔心出事。”

下午5點40,香爐寺社區群眾報警稱,一位八十多歲獨居老人“有兩天沒看到了”,擔心“是不是死到屋里了哦!”民警敲門良久無人應,找來鎖匠打開房門進入室內,發現老人躺在床上已經奄奄一息,于是趕緊撥打120送往醫院進行搶救。“兩天沒吃東西,可能是餓壞了。”鄰居揣測:“如果是再晚一天兩天,恐怕沒救了。”——通知社區,聯系上老人在外地的子女后,想到馬上就過年了,李航感覺鼻子有點酸。

晚上8時過后,派出所的電話幾乎響個不停:新瑪特的人潮中,一位88歲老太太和兩名沿街巡查城管隊員發生身體接觸后到底,送院后正式盆骨骨折;一位市民抱著小孩在東方廣場彩燈公園入口處拍照,不料身后背包里的手機和錢包被盜(里面有三千塊現金);在石缸井某KTV唱歌的一位女士手機不見了,她懷疑可能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拿錯了”。

晚上10點,301公交車司機報警,一名乘客到達同興路轉盤終點站后,仍昏睡不醒。“對方應該是喝多了,(報警)主要是擔心他出事。”司機宋先生稱,該名乘客自國賓府站上車后就一直昏睡。此時,一名中年男子整個上半身趴在前面扶手一動不動,在終點站上車急著回家的乘客已經有些不耐煩——李航先是從中年男子兜里掏出手機,想聯系其家人但結果需要開機密碼;在幾次試圖喚醒無果之后,他和另一位民警決定將中年男子扶下車,帶回所里“醒酒”。經過一番折騰終于到達派出所之后,中年男子“醒”了,言語卻相當不滿:“你們把我帶到這里做啥子!”對此李航有些哭笑不得:“公交車還算少的,有時候出租車一晚上要拖過來好幾個(醉酒乘客),并且個個都愛往我們這里拉。”送走中年男子后,時鐘指向了10點30分,用李航的話說這時候看燈會的從公園里出來了,順便在同興路吃個宵夜,或者是進KTV喊幾嗓子,難免會喝幾杯——一天當中,同興路人潮在此時達到頂點;另一方面,從此時到凌晨2點接處警將達到最高峰,通常情況下所里會安排至少兩隊人馬巡邏。

一周五個通宵凌亂的生物鐘

密密麻麻一本“流水賬”,看似連坐下抽上一根煙、喘上幾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但據事后統計,當日不計調解糾紛,共接處警16起,和平均數基本相當。對于李航和其他當天輪值民警來說這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據悉,這名分管治安的副所長在1月底曾創下了一周七天,其中干了五個通宵的驚人記錄。

據悉2015全年五星街派出所治安案件立案達六百多起、其中“逮”了130人,調解糾紛136起,強制隔離戒毒15人。除了工作量大,李航本人將如此密集的加通宵歸結于“運氣不好”:“所里的慣例是‘不過夜’——通常情況下手頭工作要干完才下班;逮一個人,當天逮要當天關進去,但走完整個程序至少五小時以上,如果晚上九、十點鐘逮到就意味著差不多要忙到天亮了!”

盡管輪值或者是加通宵后,第二天可以休息但問題又來了:“完成交接9點過才能回家,進屋后倒頭就睡;一般差不多吃晚飯才醒,這樣晚上就睡不著了。”李航和他的同事們稱,為了保證正常上班時間精神飽滿只能努力調整:“但是好不容易調整過來,第二輪值班又來了(五天一輪)。”李航稱自己的生物鐘凌亂了,總覺得晚上比白天精神。

“在我們所干一年,至少相當于在其它所干五六年。”一位民警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公安系統內部五星街派出所還有一個稱謂“五星街勞教所”:“如果說在別的派出所是上班的話,那么在五星街則是高強度的體力和腦力勞動。”盡管如此,不少民警(尤其是年輕民警)對此地趨之如騖——原因只有一個,這里能鍛煉人。

采訪當日距離除夕夜還有三天,李航還沒有采購年貨,他預計“這個年”會這樣過:2月6日中午抽空、提兩瓶酒一家三口到孩子外公外婆家吃頓飯,算是提前團年;酒是絕對不能喝的,因為晚上還要到燈會現場執勤;除夕夜當晚陪不了家人,因為又輪到值班——又將是一個忙碌的通宵。

“有時候剛端起碗電話就響了——你不曉得他好久走!有時候一整晚一整晚不見人——同樣你不曉得他好久回來——”除了妻子的抱怨甚至言語里飽含的心疼讓他愧疚之外,“想起來最不舒服的是我女兒。”李航寶貝女兒剛滿4歲,卻和爸爸一點都不親:“今天早上出門我說‘爸爸上班了哦’,她頭都沒抬說‘你走嘛’。”

分管治安能磨練人的”心性”

如果說刑事案件適合快刀斬亂麻的話,治安案件則需要一雙巧手、一張能說會道的嘴和時刻保持心平氣和的狀態。

前不久兩個女司機在小區門口互不相讓,其中一方還撂下狠話:“傻X才挪!”堵在后面動彈不得的其他司機打電話報警,民警到場后雙方仍不肯退讓,理由還很“充分”:“如果我挪了就是傻X,哪個愿意當?”結果李航一句話把在場的都逗笑了:“你們兩個都把鑰匙拿來,我臉皮厚,不怕當這個傻X。”

幾天前道生灝一位60多歲老人家起火,樓上80多歲老人端水相助——這本是一個助人為樂的故事,但隨即峰回路轉——救完火80多歲老人回到家里發現自家的墻被熏黑了,找樓下協商無果,話不投機兩人還動起了手。為此,李航帶著民警先后三次登門調解,但兩個老頭都倔得很。最后經請示領導,由所里從辦公經費中拿出300塊錢,請人幫樓上老人重新粉刷了墻壁。

“我們現在還在做兩個老人的工作,兩人能握手言和最好,但至少不能讓矛盾激化。”李航表示處理治安案件、鄰里糾紛就像媒婆說媒,兩頭說和,但有時候兩頭都不討好。

李航提醒你:

一、還手不是正當防衛,算互毆:李航表示酒后生事在接處警中占相當大的比重,具有偶發性,防范起來很難,但酒醉三分醒要最大限度保持理性;在實際處理過程中,往往還有這種情況,一方先動手,另一方還手就認為自己是正當防衛:“這種仍然算互相斗毆,只是在劃分責任時有輕重之分。最好的處理辦法是脫離現場使沖突不至于激化,再打電話報警處理。”

二、打對方耳光也有可能被關:根據醫生診斷證人證言,民警作出判斷,只要構成了輕微傷就可以行政拘留。打個比方,如果你打了對方一記耳光,打了印印,腫了都有可能拘留,不能回家過年了!

三、包包最好放胸前:逛街的時候包包背在背后等于給扒手提供了一個機會,最好放在胸前,錢包手機等也不要放褲子屁股口袋,最好放衣服內袋;到KTV唱歌最好不要因擔心噪音大、聽不見鈴聲把手機放在茶幾、沙方上,覺得熱脫外套時要將里面的財物轉移,包包最好不要放沙發后面,可以放在自己旁邊,防止財物被盜——因為進出包廂的可能有自己并不十分熟悉的朋友的朋友,也可能有陌生人。

天水| 乐平| 龙岩| 佛山| 克孜勒苏| 启东| 晋中| 明港| 公主岭| 台中| 池州| 黔南| 河源| 吴忠| 惠州| 张北| 湖北武汉| 日土| 河池| 毕节| 姜堰| 呼伦贝尔| 包头| 三亚| 怒江| 巴彦淖尔市| 黔东南| 德宏| 龙岩| 神农架| 曲靖| 大丰| 昌吉| 山东青岛| 济宁| 桐乡| 吉林| 昭通| 乌海| 黔南| 三亚| 本溪| 唐山| 澄迈| 海安| 忻州| 阿拉尔| 临夏| 塔城| 北海| 三沙| 桐城|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吉林| 巴彦淖尔市| 平凉| 贺州| 温岭| 盐城| 山西太原| 滁州| 吉林长春| 湘西| 惠东| 内江| 桂林| 运城| 石狮| 广西南宁| 淮北| 佛山| 铁岭| 德宏| 延安| 沭阳| 六盘水| 大庆| 乐平| 武威| 清远| 三亚| 顺德| 辽宁沈阳| 文昌| 湖南长沙| 广汉| 定西| 锡林郭勒| 海丰| 临汾| 文昌| 汉中| 大兴安岭| 商洛| 衢州| 改则| 四川成都| 靖江| 正定| 仙桃| 桓台| 新泰| 包头| 临沂| 淮安| 安徽合肥| 乐平| 佳木斯| 武安| 宜昌| 南充| 内江| 淮南| 鄂州| 周口| 乌海| 湖州| 乌兰察布| 崇左| 沧州| 招远| 乌海| 秦皇岛| 昭通| 桐城| 泰兴| 海南海口| 临海| 灌云| 汕尾| 大同| 九江| 吴忠| 石河子| 保定| 温岭| 陇南| 乐山| 大庆| 仁寿| 衢州| 北海| 吐鲁番| 延安| 眉山| 厦门| 宝应县| 资阳| 溧阳| 和县| 襄阳| 黔西南| 乌兰察布| 上饶| 宜昌| 博罗| 汕头| 乐山| 金华| 徐州| 乌兰察布| 宜昌| 宿迁| 南平| 十堰| 大丰| 晋江| 恩施| 河池| 海丰| 大庆| 清徐| 南京| 安阳| 兴化| 白银| 鄂州| 来宾| 仁寿| 温岭| 如皋| 临汾| 泉州| 齐齐哈尔| 琼中| 安顺| 金昌| 诸城| 定西| 开封| 三明| 天水| 金坛| 建湖| 兴安盟| 烟台| 葫芦岛| 大庆| 吕梁| 七台河| 博罗| 商洛| 任丘| 博罗| 山南| 三明| 黔南| 晋城| 莆田| 天长| 甘南| 大丰| 百色| 德阳| 大庆| 顺德| 长治| 苍南| 百色| 神木| 乌海| 海拉尔| 海东| 铜陵| 简阳| 平潭| 吉安| 池州| 上饶| 福建福州| 苍南| 三亚| 平潭| 南安| 湘西| 邳州| 黔南| 包头| 温州| 河北石家庄| 阿拉尔| 莆田| 辽阳| 仙桃| 泸州| 邵阳| 兴安盟| 阳江| 北海| 石狮| 天长| 宝应县| 亳州| 东方| 克孜勒苏| 高雄| 内江| 临汾| 桐城| 涿州| 荆门| 汉川| 台湾台湾| 台山| 枣阳| 南安| 正定| 儋州| 扬州| 大丰| 南充| 黔西南| 东营| 招远| 许昌| 张家口| 宿州| 海南海口| 广饶| 抚顺| 张北| 自贡| 黄山| 黑河| 海东| 西双版纳| 鹰潭| 阳春| 大丰| 宁波| 甘孜| 台北| 昌都| 武安| 吐鲁番| 新余| 曲靖| 红河| 通辽| 齐齐哈尔|